最新公告: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
+86-0000-96877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123-4567
邮箱:admin@baidu.com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威尼斯人信誉平台 >

第二届中国·日照(太阳城)诗歌节来稿选登(二

更新时间:2019-06-10 16:26

发布时间:2019-06-09 16:29:08

在日照好人广场,我的颂辞春暖花开

S—1

 

1

就像打开花朵,打开日照的心扉

好人的光芒,道德的版本

那么多动人的故事,明媚着无限春光

 

日照好人,浓墨重彩的名片

一个楷体的爱字,横平竖直

日照好人,就是我心中的“明星”

 

把日照好人榜上的名字一一颂唱

我的整个身心和我的整个日照

便被好人的思想和灵魂照亮

 

2

日照大地,数不胜数的好人模范

就是一朵朵灿若朝霞的火焰

照亮的不仅仅是城市的每一个黎明

 

蒙尘的心、气馁的心、受伤的心……

都会被好人之光唤醒

都会被一缕向上的气节与祥和引领

 

与宋昌利、袁卫平、王加凤、丁肇伟……

遇见,就是最美的遇见,无论在哪里

温暖的风总会把我们带向美好的春天

 

3

日照好人,是日照真善美的音符

好人的微笑,好人的言行

是点亮我们生活的另一种阳光

 

我们从日照好人的一言一行里

汲取特殊的养分,要紧握道德的笔

临摹好人,写好我们心灵的诗篇

 

让一朵花香染千万朵花

让一颗心温暖千万颗心

我,怎能不由表及里活出好人的模样

 

4

别把好人的名字丢在春天的外面

很多时候,我们不能只顾姓着自己的姓

报着自己的名,让道德的天平倾斜失重

 

什么在播种,什么在扎根

什么蓬勃成长,什么传承不息

雷锋精神,必定储满我们人生的行囊

 

把世俗的心洗礼,让炽热的情沸腾

助人为乐、见义勇为、敬业奉献、孝老爱亲……

好人光芒,必定擦亮日照更美的天空

 

5

日照好人,在歌唱,在行进,在放大

美德,就是我们人生中最美的结晶体

只有保持对美德的敬仰,心才不会发霉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骨骼里什么永存,灵魂里什么最重

我们要不断拷问心灵,让美德保鲜

 

从今天起做一个德行美好的人

仁善、大爱、正义、和谐、淡泊名利

我们与日照一同在好人的曦光中升起

 

在一杯日照绿茶里缓缓展开的黑陶叙事和太阳城抒情

S—2

我从晨光中醒来的每一天,我从这颗星球醒来的每一天

我对日照的念念不忘,都从一杯刚冲泡好的日照绿茶开始

在袅袅热气的蒸腾中,嫩绿的茶叶渐次吐出阳光和大海的味道

那是日照的阳光和大海的味道,有着那片土地独有的体香

是我在别处的阳光和大海面前不曾闻到过的,另一种味道

我因此对日照念念不忘,并且日复一日地

通过一杯杯日照绿茶,把日照的阳光和大海

渗进我的体内,把日照种进我的体内,以至于再不出行去游一游日照

我就会因为这日积月累的虚构的乡愁而一病不起

 

从我居住的城市去日照,其实仅有三百公里,全是旱路

我想骑马去日照,可惜我的马早已经放归草原,成了野马

再也唤不回来,我想徒步而去,这是更为虔诚的方式

可是我日渐臃肿的身体,走不了三里平地就会气喘如牛

走到日照估计要到猴年马月,坐上一辆长途客车

只是区区三个小时就已经抵达日照,一路上,我都在辨认

同座的是一位老者,怎么看都像是姜太公,莫非他想家了

也要回老家日照?我们一起下车,他一转眼就消失在人群里

他太急着要回家了,如我太急着要来日照

但是我追不上他,一步就是四千年的脚步

 

而到了日照才知道,日照不仅仅是日照

当阳光从远古和现在,从天空和海上扑面而来

它足以照亮任何黑暗的夜晚,它足以照彻任何一个内心阴暗的人

给他一个光明的前程,让他在日照遇见真,遇见善,遇见美

日照的一草一木,都有崇拜太阳的传统,在它们的血脉里

同样流传着一部世代相传的太阳的经书

 

每一声鸟鸣都是一句古老的咒语,那些散落在天台山上

几千年前被一遍遍重复的祭祀中的祈祷,哪怕是在飞鸟和鸣虫的口中

也从来都不曾失传,这口口相传的祖训源自血液里

另一条看不见的河流

它的源头是太阳,它奔腾不息,顺着一条条笔直的阳光,从天上

直到日照,这个“海上日出,曙光先照”之地,以太阳命名

以太阳传世,日复一日地更新着自己,日复一日地在东方第一个醒来

 

 

而到了日照才知道,日照不仅仅是日照

这一片和太阳一起醒来的大地,这一片大地上和太阳一起醒来的人们

他们像太阳一样勤劳,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

用汗水一遍遍刷新着这条阳光海岸线的无限活力

那些黑陶一样厚重的人们,每一天都在从刚出土的黑陶的陶罐里

挖出一个古老的夜晚,挖出那个夜晚的寂静和星空,露水和虫鸣

然后,以它们为原料,再把日照更新一次,刷新一次

从一滴水,一粒尘土

到日照的一草一木,到我的一呼一吸

 

在日照,初升的太阳虚晃一枪,把以梦为马的人挑落马下

而梦境早已按照自己的意愿,继续发展下去,被烧制

成为一件黑陶,那个梦的主人远在几千年之外,对后来的发生的一切

浑然不知,除了在展柜前赞叹黑陶的工艺之外

他不知道,他曾经是那件黑陶的一部分

 

这座公元前亚洲最大的城市,已经摇身变成新亚欧大陆桥的东方桥头堡

不能有一刻停滞不前,更不能有一刻落后,被阳光催促着发展的城市

依照太阳制定的律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是懂得休养生息的土地

而那些劳碌了一天的人们,在他们的梦里,太阳也是一次又一次升起

这些夸父追日的后裔们,世世代代都在追赶着太阳,也在被太阳追赶着

他们只有比太阳更早的醒来,在日出之前就已经开始劳作,在日落之后

依然不肯歇息,有着三百万人口的城市,他们充满活力的心脏一同跳动

始终都能跟得上太阳的步伐,始终都跟得上新时代的步伐

 

而到了日照才知道,日照不仅仅是日照

那天去浮来山,我在千年古刹定林寺的天下银杏第一树下听经

这位近四千岁的老者早已经是一位得道的高僧,当一阵风吹过

呼呼作响的银杏树叶,每一片都在给我教诲,它们也是诲人不倦啊

一片树叶就是一部《春秋》,我俯身拾起落在地上的一片

还不到秋天,这一片落下来的绿色的银杏叶,是这棵古老的银杏树赠送给我的

我会把它带回家,夹在一本自己的诗集里,让它在秋天变得金黄

 

而到了秋天,这棵千年银杏树会落下遍地黄金,这棵从阳光里挖出金子的银杏树

把那些金子放在自己的树叶里,到秋天就给自己镀上一遍金身

再纷纷落下来,分给这个人间的穷人,在秋天来到定林寺的人有福了

他们将从此富足,从物质到精神,而那棵近四千年的银杏树带给我的

远远不止这些,它在人间活了四千年了,还在每年都抽出新枝,发出新叶

这样的生生不息的基因遍布在日照的山山水水,从每一粒尘土,到每一个人

而这座海拔进三百米的浮来山,登上之后我才知道它根本不可登临

山上的佛塔,其高不可知,山寺的钟声,其远不可知

这座从海上浮来的仙山,其在海面之下到底有多深,亦不可知

 

除了无知,对于这样一座山,我能知道什么

我登临时,它还未浮来,我登临后,它早已浮去

我登临的是什么,同样不可知

 

 

当五莲山如五朵莲花盛开在眼前,我一再的揉着眼睛,想要确认

这一朵莲花,是不是观音座下的那一朵莲花

我问游客,游客笑而不语,我问光明寺的僧侣,僧侣笑而不语

太神似了,这座御赐的五莲,“山曰五莲,寺曰光明”

在这座“奇秀不减雁荡”的五莲山上,我也想像东坡居士那样

“老夫聊发少年狂!”,却怕惊扰了光明寺传来的钟声,怕惊扰了藏经阁中

那些古老的经文,怕惊扰了山间的流水,林中的鸟鸣

只能在心里发出一声长叹了,叹上天造这一座大山时的匠心独具

鬼斧神工,49峰,18瀑,20洞,如此等等,400余处景点

这一次不可能全部游遍了,这一生也几乎不可能全部游遍了

而一个人在这样一座山中何其渺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来不及发出满腹的感慨了,九仙山的万亩野生杜鹃又在催促我赶紧起身

有游人善意的提醒我,“花期或许已过!”,这不要紧

开或者不开,我只要看一看那满山的杜鹃就好

不能辜负了这日照的好山好水,更不能辜负了有这么好名字的植物

杜鹃,只有看到了,才算不虚此行

 

从海滨国家森林公园到日照奥林匹克水上公园

从刘家湾到太公岛,在日照,短短几天时间,我就读完了一本无需文字注解的

《山海经》,这蓝天下的碧海太奢侈了,这碧海上的蓝天太奢侈了

这脚下的金沙滩太奢侈了,我甚至不舍得在这沙子上留下自己的脚印

这些被大海和岁月无数遍淘洗过的沙子,这些被阳光一口口喂大的沙子

每一粒沙子都保存着一个关于大海的秘密,关于大地的秘密

关于天空和阳光的秘密,关于这颗星球、这个宇宙的秘密

但是,我无法读出它们,如同我无法像一只贝壳那样,吃下一粒沙子

吐出一颗珍珠,哪怕我吃下一千粒沙子,也不能

 

但是,这被大海环绕着的日照,又分明是和我在那些山间所见过的

迥然不同的另一个日照,它是每天都在发展的崭新的日照

它是作为新亚欧大陆东方桥头堡的日照,它是适宜人居的日照

这座太阳筑造的日照,这座大海筑造的日照

当我用手指想要在金色的沙滩上写下给它的赞美诗

才发现所有的溢美之词都已经失效

所有的文字纯属多余,我写下再多,也会被一阵海浪

全部擦掉

 

当然,在万平口被第一缕阳光照耀过的人,就不必再去其它地方看日出了

在这个万艘船舶都能平安归来的入口,任凭多么迷茫的人也会找到方向

从这里重新出发,再次起航,而那轮每天都重新升起

从这里开始照耀这座城市、这颗星球的太阳,多像是一颗

被我们不曾遗忘的初心,从来都不曾忘记,从来都不敢忘记

 

从日照归来这么久了,当我一次次捧着一杯冲好的日照绿茶

坐在阳台上,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心绪却如大海般不能平静

我想去看一看的古莒国遗存,就等下次再去吧

我想要找回来的那颗初心,我已经找回来了

我一遍一遍的念叨着,“勿忘在莒”,“不忘初心”

一遍遍的翻动着日照,这一部时刻都在更新着的

太阳和大海写就的经书,每翻动一页,远在日照的那片大海

就会突然翻动起一片波浪,凭空里,发出震天的涛声

 

——那呼应着新时达这个国家阔步前行的日照独有的铿锵足音

日照:光的交响

S—3

 

1

 

阳光富裕得好像,一切

都是免费的。空气洁净得

如同这是世上唯一的早晨

用反复确认,紧握你名:日照

 

这扇贝,这洁白海滩,这无处不在的闪耀

这甜美音符,都是我必须赞美的凡尘:

你无意泄露的美,养育着众生的海

 

2

 

日照万物,灵泉灌注

让满世界的好,列队前来

凡被光触摸过的,都有神的模样

凡被风拂拭过的,都从此获得心跳

 

让地球收起晨昏线

让人间只剩清新。

 

3

 

“杲杲东方,日出云山”

照得我空空如也,照得我

富可敌国

何况有那么白的云,那么蓝的海

那么旖旎的岸线——

以优雅弧度呼应我

反复练习的句型

4

天空如镜,众神微醺

万物生长,一只凤凰振翼直追

浮来山胜过飞来峰,它的自洽

如一次形随意走的云游。

无论在幽静中发呆,还是从喧嚣里起身

光明寺都会让你,和光同住

灯塔广场,九仙山,杜鹃,竹洞天

我每抚摸一个名字,它们都会应声而来

 

5

但不要问我第一缕光究竟从哪里来

我用去半生追考,只嗅到一阵清香

从天下第一银杏树的密叶间传来

只听到一阵箭雨,从168公里黄金海岸环抱的

每一朵浪花中嗖嗖反射而来

只看到一件件“过门笺”,从丹土工匠无双的巧手中

幻出六色来

它,穿过了两城镇,亚首城的鼎沸人声

穿过了三千年的烟尘

这样高远又这样充沛,这样雄浑

又这样安详

像深深喜悦,长在我心里

6

陶文和太阳纹争相

发言:“我先说,我先说!”

而随便一说,就是一部《文心雕龙》

而不管是黑陶还是彩陶,不管是先人还是粘土

都有太阳的味道

而姜子牙的钓竿正待扬起,丁肇中的

“J粒子”正在孕育

 

7

引领我来的,也将随我而返

此刻,光线已收拢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芳香,透明,用层层绽放的心花

梳理这场与生俱来的潮汐——

 

我还来不及披上金色大氅

你就已让我,看到从前看不见的

听到从前听不见的

 

8

时时感到一种的强力的吸引:

憩息之地,绿肺悠闲。

处处受到一股大力的推送:

在这里,永远有更远和更美

 

可能,我是你的共同体:

“一个人就是他想要的东西”,你

由你自己,和我,一起创造

你是我,这样澄明清朗的我

我也是你,千万里之外遥遥瞩望的你

9

遣散风雨,雷电

呼啸,惊醒时间

洞穿,长驱直入

这阳光,夺我胎,换我骨

将我的少年穷,糟糠恩,一一翻晒

宛如初生,时间的恩典茫茫无边

暖阔的神父之手,放我额头

罪孽深重的浪子,只有匍匐——

 

他曾经失去爱的能力

今天,他要倒出大半生的苦水

当海鸥用尖叫画出远方,他要

把呼吸和奔跑重新找回。

 

10

我是梦的孩子,也是她当然的父亲——

我曾经锈蚀的头脑,豁然洞开

我反复调整的歌喉,被托上云端

我酝酿了近半世纪的咏叹,彻底放开。

生命中所有的不甘,在集结

一身斑斓,我将

完成虎变

 

11

请学习我倒立,头顶紧贴黑土

从光的驿站,接受它微微的反弹

请学习我仰望,用心神探溯天空

从最深的旷远里,完成一生的救疗

 

12

我明明听到了光的声音:

叮咚,叮咚

像清泉的滴淌,又像琴弦

拨在少年的心上

我明明感到了光的跳跃:

它就在我手心蠕动,如春蚕初醒

它就在我肌肤滑翔,雨一样温柔。

 

亲爱的,愿你从此如我

所到之处,光明满怀!

 

注1:浮来山、光明寺、灯塔广场、九仙山、竹洞天、天下第一银杏树、杜鹃,过门笺,均为日照景点或名产。

注2:两城镇、亚首城,均为日照历史足迹,曾为世界级繁华都市。

注3:一代名臣姜子牙,《文心雕龙》编著者刘勰,诺奖获得者、“J粒子”的命名者丁肇中,都是日照名人。

注4:“一个人就是他想要的东西”,系引用爱默生语。

 

 

日照,阳光与海水的颂词 (组诗)

S—4

 

日照之核

 

一个充满幸福的海滨之城,一些走在阳光下的身影

我留下的脚印,一半好奇,一半惊喜

头上戴着各自省份的人,说出内心的打算

黄海之滨,一些步履虽败犹荣,一些脚步铿锵有力

 

日出初光先照,一群人怀揣浩荡的民心

疏浚了尘世的梗阻,生活留给日照一双勤劳的手

是山东半岛最有力的部分,每一个骨节都发出声音

我看见日新月异的浪涛,冲刷着时代的河床

 

在这里,我们都是过客,都有很多遗憾的足印

行走在俗世的灵魂,依靠良心和感恩支撑行程

阳光照耀的日照,仅仅用了一种手法

就让我们收获了不一样的快感,找到了活着的颜色

 

此时,已经是夏天,每一个人体内都被海风点燃

灯塔广场的霓虹灯,足可以闪烁半个山东

我从北方一路走来,除了日照方言

我举目无亲,我注定在黄海的某一个沙滩把自己弄丢

 

光阴一再荏苒的豆蔻,虚掩着某些年华的裂痕

黄海边的环海路上,有一棵柳树好像认识我

指给我走出黑夜的道路,坚持和平淡是最真实的辽阔

感同身受,才是一个人和一座城市的契约

 

在五莲山光明寺,佛借我一个旷野和一轮明月

且远眺,且飞腾。禅音剔除了内心的杂念和负累

按照生命的秩序活着,我的灵魂需要雨露灌溉

而幸运钟浑厚的钟声,醍醐了我不切实际的欲望

 

用日照的阳光疗伤,每一贴都散出清新的气味

骨头里被岁月践踏的嶙峋,却是一大把明亮的好词

陷进时光的流失里,比历史和身体更加坚韧

热爱或者憎恨,都不是岁月的错误

 

对日照的感觉细腻而柔软,这是时间的修辞浪漫的释放

阳光滑过皮肤,身体就有体温,就有记忆和梦境

阳光下行走的人,熟悉或者不熟悉,都与日照有关

都是一枚实词,踏实的就像走在这片土地上的脚印

 

在日照,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平平仄仄都是城市的心跳

把一阕锦绣的山河打扮的多彩华丽

那缕日出先照的光,踩在飞鸟的羽翅上

像山东半岛上普普通通的人,饮得了风雨,咽得下苦难

 

五莲山札记

 

一滴泉水,一抹飞瀑,能否咬碎塞满岁月的石头

用茂密的奇树怪藤掩映“山东五莲 ”

如此巨大的画卷经过时间的手呈现出层次

森林与瀑布,以不变的承诺对待这里的一棵草,一滴水

像一个人的一生充满了跌宕,充满了惊奇和未知

丝丝缕缕的淡烟轻雾,像一个人在尘世昏暗和神秘

不知道会在哪一个路口走失

 

我选择了在五莲山揉洗浮躁的肉体和灵魂

风扬起的沙粒坚硬一如岁月的风刀

一刀一刀地砍掉了心中的柔弱和本质中的温软

 

挂在峭壁上的惊涛与心悸,在龙潭大峡谷纵横捭阖

一道道记忆的豁口露出岸边如弓的身影

又悄无声息地隐藏于这片辽阔而惊奇的水域

苏轼“奇秀不减雁荡”被时光拓展,成了今天的文化积淀

 

让瀑布有力的冲击,漫过山东半岛的脚踝

漫过祖先遗失的骨殖,漫过阳光中的日照

成为山水和修辞里的呼吸

 

时间在这里是一堆废墟

五月捧出了杜鹃花,黄海没有落叶和杂草

错落有致的五莲山,没有遮掩,也没有秘密

 

天地之间,时间不吝啬,也不会厚此薄彼

生命的循环往复,让沉淀的文字深邃目光

那些清丽峻茂,燕鹊环谷,山泉绕溪,匹练飞瀑

编织着不屈的图腾,让五莲山这幅画卷

一路走来纵横捭阖,敞开宽阔的胸膛

经受雨打风吹,在岁月中抱紧了骨头和命运。

在日照泻湖的环湖路上

 

在日照泻湖的环湖路上,水做的教科书

依着4.6平方公里光芒,依着阳光的顺序

晾晒清纯与真情

植物是泥土说出的话,花是美丽对世界的承诺

停留在花与草之间,我和日照都是活着之水

 

时间的脚步已经茫然,泻湖把大把大把的好词

给了细浪之弦弹奏的广大之域

抒情或者独白,都将深入骨髓和内心

 

道路的蛇是我们无法躲避的命运安排

绿色涂在路标的指甲上,亮丽至极

被黄海风射中的五月,我被一朵杜鹃花挽着走在环湖路

湖面就像闪着圣辉的云幕凝视着整个日照

 

日照将一湖水豢养成一具鲜活的旋律

如山东半岛上这些勤劳的人

让岁月无法篡改,让时间定格在阳光下

 

在日照泻湖的环湖路上,水做的教科书

每翻一页,都是一处新鲜的风景

多么辽阔的气势,多么幅员的画卷

多么干净纯粹的碧蓝与纯白

我望着湖水,湖水看着天,天空下景色绵延

日照,我把我写给你听(组诗)

S—5

 

1.太公岛赶海

 

风带着柔情吹响了大海

朵朵浪花冲向金色的沙滩

抹去脚丫子留下的足迹

我坐在太公岛上屏住呼吸

静静听着大海的歌声

生怕惊跑了太公的鱼儿

 

潮水像一个顽童在沙滩上晒累了

带着疲惫回到大海的怀抱

将一座座礁岛吐露在金色的海滩

游客经不住美食的诱惑

在夕阳下追着潮水奔跑

惬意的拾起一地的海鲜

 

2.滨海森林公园泡氧吧

 

当风拂过海陆的脸庞

树叶的飒飒声与海浪的呼叫

拼奏成一首恋人的曲子

跳动的音符在晚霞里飞舞

是亘古的森林与海洋间的对白

 

时光锁不住悠闲的脚步

放荡的身躯深深被天然氧吧吸引

茂盛的森林吐露纯净的空气

洗濯这尘世间的烦恼

也净化了我内心处的灵魂

 

3.万平口看日出

 

黎明冲破黑夜的束缚

甩开了膀子,放出一轮红日

在广阔的海平线冉冉升起

醉红了天空,羞涩了大海

 

船帆在海浪的呼声中起航

蓬勃的朝阳吹响了胜利的号角

用万丈余晖照亮了这个世界

照亮了前行的航线

 

 

 

4.在日照听山海经

 

海鸥叫醒了远古的呼唤

我仿佛看见十个个金乌悬挂天边

大地干裂,海水翻腾

这带着火的光芒比黑暗更可怕

生死间,礁石上听见划破时空的呐喊

勇士弯弓,九箭齐发

光明再次从大地上苏醒过来

 

我沿着神话的航线追溯

来到妖魔横行的人间

我的恐惧已经渗透到了灵魂深处

绝望,哭声,哀嚎覆盖了大地

我看见,一位精灵从天跃海

海水与妖魔慢慢从大地上消失

留下青鸟翱翔在无垠的大海

 

 

 

5.桃花岛里说武侠八仙

 

这里可是武侠世界里桃花岛

赏奇石怪状,听潇潇雨歇

看海风掠过,洒落一地的粉红

可是黄老邪你以桃花煮酒看破红尘

谈一曲东风破,醒着醉

 

谁站石喊泉,叮咚响彻

紫光香气浮现,众仙畅饮

谁又戴一朵桃花于神泉边起舞

羞涩了大海,陶醉了八仙

你八仙携一阵清风过海

于水光山色间演绎传奇佳话

6.古色古香游东夷小镇

 

淅淅沥沥的雨亲吻着东夷小镇

述说着天地间纯真的爱情

撑一把雨伞闲逛于古色古香的街道

在雨中看车水马龙

在柳树下看鸟儿飞过的痕迹

在池塘边听蛙鸣歌唱

 

风把雨召唤走了

惊现一道七色的彩虹横卧天边

你可是世间的睡美人

把街上熙攘的人群停下了脚步

把店铺里的客人吸引了出来

只为你那昙花一现的美丽

 

夜色从小镇的房檐上涌来

携一壶绿茶凭楼望远

醉眼星辰,远眺大海

人间灯火点缀了水光山色

悄悄被东夷小镇藏了起来

 

日照万物,海之经卷蕴隆了一座殿堂和万里黄金

S—6

 

去岁彷徨,抵达圣域。一枚蔚蓝,或一朵嫩黄,

以徵圣之光,筑造笔墨。浩然沙粒,陌生名讳,

维系一条绵长缎带,以日照或海曲之名,

舒展卷轴,或卷轴之上的观澜、描摹和热爱。

 

一万粒沙粒的垒砌,或一万次美的雕琢,通透万平口,

或一阙翰林春茶的意蕴,格局江南,气韵小镇,

似万物之轻盈,若神灵之深厚,于一抹霓裳的婉转里,

品读月色覆照,海浪低语,爱或不爱的神秘之音。

 

佛或道,卑微之手,擦拭一方海域的凝炼或无垠,

诵读安然,典藏蓬勃,谁予一座城池奔跑的青春,

谁赠一脉山峰诗意的刻度?此地,以坚韧的卦辞

回应远方的追问。此刻,借汹涌的浪潮,

言说崭新的赋言,或衡越于时空和人心的水墨意象。

 

品读些许,蕴藉何多。在日照国际财富中心,

观沧海,或以海的平仄韵部,反馈一场华丽的演绎,

那臻美于肉身,轰鸣于心尖的阐释,于大海的

语言谱系里,建造或编纂那隐匿于历史车轮的册页。

 

诠赋广远者,神意点滴,草木浩繁。高耸的

品鉴,漫卷一座山或一座山的全部回忆,

琐屑或斑斓,以写意或象征的比照嵌引一次次灵犀。

 

马耳山上,我聆听云翳之侧的咏叹,宫商角徵羽,

或起伏有致,以石刻的映照,呼唤攀援或叙事。

 

五莲或九仙,同类项的修辞,萦绕了时间的所有谱系,

翠绿之绽放,以多重的缔造,悭吝了乾坤的

骨骼。我知道,必有一颗石头源于虚无,

却并未在虚无中沦陷,而是以大地的基底,承接

蹉跎之上的考量或锻造。我明了,必有一次飞翔,

篆刻了形而上的光亮和形而下的充沛,于光明寺的

点灯里,回环一种静谧于唇角翻转于星宇的吟哦。

 

海水协奏,命运舒缓。我运转经卷,或毫笔,

以天空为砚台,大海为书案,挥洒千古或春秋。

在孙膑书院,遐思一场激荡或摇曳的博弈,

于层次的山谷,或幽深的小径里,解惑一生的张望,

抑或那承传了《论语》的儒雅、坚守或胸襟。

 

诗词或为广场,视域化为萤火。我至天台山,

力逮尘世间的磅礴之书,或海上晨曦,

红日美学,渲染了一卷卷蕴藏了光华或缄默的经卷,

那仿若丧失,却永恒存在于崇拜的圭臬或温暖。

 

羲和之光,铭箴河谷,或指认了一座城不可褪色的

炙热。徐徐致意,或轮转风雅,以每一粒汉字的

比拟,照应每一方海滩的温润。泥土何其芬芳,

时光这般安雅,美酒相伴,美人幻化了日月和星辰。

 

《山海经》席卷了过去和未来,西施舌饕餮了

词语或味蕾。在刘家湾,庸常或辉煌置换,

金沙岛葆藏了爱情或曼妙,赶海之名,盛典了

仪式或欢愉,于鱼、贝、虾、蟹的品鉴里,安放

那略大于一颗心跳或并未小于一个宇宙的钟情或豪迈。

 

颂读或阐述,《金刚经》《心经》比邻而咏,

海之经卷,坼裂或重构了四方版图的元素或崇敬,

于梦幻、存在、速率或斑驳的轨迹里,雕饰栏杆、

屋檐、屏风或庙宇,抑或那鎏金的匾额和燃烧。

 

神思大海,或人生插页。我看见大海而悸动

如风暴,我看见万物悲泣或闪耀。鱼虾肥美,

酣畅快哉,烈酒或刹那,混沌入心。

 

海上牧歌,诵读亿万次的潮起潮落,或蓝天白云。

日光初照,异域的情愫呈现。海,或为风暴之源,

肆虐内心或大地,抑或为镌刻之令,覆照

一寸寸拔节的理想或热忱,以大竹蛏的隐喻,

垒砌一座殿堂的斑斓和温馨,红袖一侧,诗画充盈。

 

大海遗缺,林木旺盛,以海滨之誉,缀扮沧桑或辽阔,

于圣境筑造童话或乌托邦,于一尊至尊的冠冕下,

抒怀仰望或浩然。一瑕璞玉,千重叠嶂,我探寻艰难

或华彩,那以水杉、雪松、波斯菊为环绕,萃取了

时间之根的璀璨,那虚幻而至,坚硬葆藏的

玉石,于万世的垂怜里赢取不吝于万人的炽热。

 

我揣度海陆交界,或人神天的密码,于煌煌的

比例里炼就财富或安然,那奢华了竹洞天的韵致,

升华为一阙阙黄金,或《史记》里不曾停滞的绝唱。

 

莒国何远?琅琊徐来。我编纂浩繁史册,

或一面面喷薄之锦绣,以修辞或技艺,抵临遗存

或建造,那飞仙或至,贤达游学的舞台,

以幻彩或质朴的纹路,衔接乡愁、修行或一抹霞光。

 

风骨臻美,银杏丰盈。枝叶之哲理,映现古老的谶言,

于年轮的管窥中意蕴庞大或民生,那饱含了

文明的片牍上,篆刻正楷行草,或浩瀚于一方印章的

城池之魅,地域之华。佛来佛去,浮来浮归。

一面木鱼,砥砺了多少虚妄,于多少经典里提纯

思想或言说。在定林寺,我检索《文心雕龙》,

于雕虫的技艺里转述艺术或生命之道,那粗犷于坦途,

谨慎于险阻的巨型花束,兀自开放,芬芳肆意。

 

海浪琴瑟,与之对饮。轮航矗立,入梦或浩荡,

我知会一种训练,源于词语,并未止于言语,

盛于盛世,并未止于奔腾,于古典的尊崇里挖掘

并行于大树的情致,以深厚的皴法印证华夏的多姿,

或蕴隆了大千折叠的莽苍、龙涎、凌铄和赞美。

 

熔裁河山,程器神像,圣人之典藏,

混合黄芩或丹参的纲目,以恢弘或细腻的章法,

浮现一册册经卷的缘起、必然或温润。

 

文雅之脉,嵌刻于摩崖,或心灵的深处,

神与圣齐聚,白与昼共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

恭送里,我鉴读笔画或风格,那循于先锋,

却未悖于庸常的审美,表达一滴滴浪花的火光或沉寂,

反观一块块石头的矿藏和缜密,于大青山或御海湾的

敕造里拥抱澎湃、幸福和裂变。钢铁为帖,研习

经国济世的格局,集装箱为引,沸腾经史子集的现代意义。

 

我站在海边,大海即为飞鸟,飞跃樊笼或岛屿,

于一罐罐黑陶的譬喻里,找寻归途或征途的旌旗。

那微缩或扩展了秩令的变迁,以一双边塞的眼眸,

记录日照大地的恍惚、眷顾和呐喊。

 

万里灿烂,苍穹共振,只见城池高雅处,床榻温煦,

昙花安然,一只只航帆休整或起航,以风雅颂的比兴,

氤氲大海之手,直指内心或壮美的幕布。